山东集中整治村(社区)“牌子多”问题,实实在在为基层减负
【 字体:
打印
时间:2021-11-25 09:22 来源:大众日报

山东集中整治村(社区)“牌子多”问题,实实在在为基层减负

“牌子清理后,心里敞亮了”

  11月20日,在宁阳县东庄镇北石崮村村委会驻地,记者数了数牌子:一共5块。院儿门口3块,分别是:党支部、村委会、民兵连;院内,办公室门口2块,分别是:新时代文明实践站、退役军人服务站。而去年9月,记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:在这个不大的办公地点,里里外外挂满了各种机构类、制度类及其他牌子,多达三四十块。没有挂出来的牌子,还有很多。

  “现在绝大多数牌子都清理掉了,留下的这几块,是省里明确规定可以挂的。”北石崮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闫星说,办公室内满墙的牌子拿下来后,又把墙重新刷了一遍,舒服多了。

  新气象,源于山东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。

  2020年,记者在基层调查时发现,在村(社区)办公服务场所,牌子过多过滥问题较为普遍,不但数量多,而且种类多、形式多、虚名多。2020年9月21日,大众日报将这一情况以内参形式上报省委、省政府。省主要领导作出批示,明确要求拿出过硬办法、彻底进行整治。

  2020年9月30日,省委省政府督查办会同省委农办、省农业农村厅等部门,组成4个暗访组,重点选取8个市58个村(社区),采取“四不两直”方式,“点对点”走访有关村庄、“一对一”访谈干部群众。调查发现,每个村(社区)办公场所的牌子平均多达45块。在滨州市沾化区某村村委会驻地,调研组发现了100多块牌子。牌子名称不一而足,涉及党群、综治、文体、计生、科普、经济、调解等多个领域。挂牌方式杂乱无章,“一室多牌”问题突出,部分标牌挂在门框、墙面、窗户上,还有的随意搁在角落。

  每个牌子代表着一类事务,牌子挂得越多,履职范围越广,然而村级缺兵少将,相关政策也不精通,不具备与满墙牌匾相匹配的工作力量。蒙阴县某村干部直言:“村‘两委’只有6个人,挂了近40块牌子,我们时间和精力实在有限,哪能忙得过来?”还有村干部表示:“有些牌子就是个摆设,没有什么后续工作。”群众说:“有事直接找村干部,没人看牌子。”

  村(社区)挂牌问题表现在基层,根子在上面,是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在作祟。有的部门在安排部署工作时,不考虑基层的现实情况和群众的实际需要,只是热衷于“痕迹管理”,片面地认为“牌子挂了,痕迹就有了,自己的工作就等于落地了。”据基层干部反映,在各类检查考核中,上级还会要求“有人员有机构有制度有阵地”,否则就难以过关。有基层干部坦言:“如果没有那么多检查,下面不会去挂那么多牌子。”

  另外,还有对挂牌管理不严格、不规范等原因。在问到“能不能说清村里有多少牌子,谁来审定挂这些牌子”时,基层干部面面相觑。他们认为:“‘入口关’没人把、也把不严,没有统一的机构来审批界定挂不挂,但肯定都是上级有要求、有名目的,来头都不小。”

  在村(社区)挂牌的目的,本来是为了标明身份、明确职责、方便群众。但如果过多过滥,什么事都要挂牌,以挂牌论成绩、以牌子装门面,甚至“有牌无服务、上墙不上心”,那就失去了挂牌本身的意义,不仅加重基层干部负担,耽误为民办事的时间和精力,更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。

  去年9月底以来,山东集中各方力量,打了一场村(社区)“牌子”问题歼灭战。截至目前,全省6.5万个村(社区)共清理各类机构、制度牌子190余万块,其中,工作机构服务类牌子64万块,制度类牌子101万块,评比达标表彰类和创建示范活动类牌子25万块,为基层干部实实在在减了负。

  比如,宁阳县共清理各类牌子8352块,其中机构类牌子1609块,评比达标类1047块,制度类5696块;潍坊市寒亭区共清理机构类牌子1620块,评比达标类956块,创建示范类947块,制度类6091块;广饶县共清理机构类牌子4125块,评比达标、创建示范类235块,制度类3981块。

  清理整治过程中,山东从切断源头入手,严把挂牌准入,省委省政府督查办、省城乡社区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研究制订《集中整治村(社区)“牌子多”问题的实施方案》。主要体现为“三个一”:形成一个规范,在村(社区)办公服务场所门口,只允许保留村(社区)党组织、村(居)民委员会、民兵连、党群服务中心等4块牌子;服务场所内部,只允许保留新时代文明实践站、综治中心、集体经济组织、退役军人服务站等4块牌子。制定一张清单,实行清单准入,非清单内事项,不得转嫁给村(社区)承担,不得以行政命令方式向村(社区)推责“甩锅”。实行一个入口,由省城乡社区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具体负责,“一牌一核”,未经审核备案一律不得强制挂牌,不得以是否挂牌作为评比达标考核依据。

  闫星说:“原来村里牌子多得没地方挂,地方挤巴,心里也堵;现在牌子少了,也不用担心上级搞责任挂钩,大家心里也舒坦了。”平邑县丰阳镇花果峪村党支部书记张凡龙说:“牌子清理后,心里敞亮了,脑子里的事也比原来清楚了,一年还能省下上万元的牌子钱。”

  “牌子减下来,服务提上去”。在摘除各类牌子1100块,减轻村级负担后,宁阳县鹤山镇通过“云尚鹤山”智慧服务平台、“还章于村”等创新性工作,切实提高群众在手续办理、生活服务等方面的办事效率。济宁市将村规民约、办事指南等在公开栏集中展示,打造便民信息服务阵地。淄博市临淄区辛店街道汇编“政策一本通”“明白纸”,摆在村级服务台显著位置,方便群众查阅了解。(记者 戴玉亮)

责任编辑: 张安宇
分享
上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